兔子先生吧唧嘴

推开门,是时间沉淀后略带腐朽的味道。

房间里散落着三张不同的门诊收费单,

没有被好好打理而显得凌乱的房间,

长期被水汽笼罩而微微发霉的物件。

家和学校仿佛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

能够切实感受到“生活”两字的重量。


想要做些什么又不知该做些什么,

无能为力的挫败感。

应该做出改变又沉溺于表面轻松自在的生活,

我可能是个很糟糕的人吧。


多想

有时候会产生这样的错觉。
当我来到那个山间小屋的时候,我的外婆还会站在门口慈祥的笑着,轻轻的和我说着你来了啊,然后颤巍巍地走向那个装满零食的篮子,将她舍不得吃的零食一一摆出来,催促着我赶紧挑些喜欢的吃掉。一边絮絮叨叨的念叨着,一边满脸笑容的看着我。
好像外婆走了只是一场梦,好像外婆还待在那个地方,好像我还能看到她的笑容……


终究,这个小屋,只剩下外公一个人了。
不想面对亲人的别离,不想直面生离死别的痛楚,不愿想象那撕心裂肺的恸哭……

我真的希望她们长命百岁啊!
慢点,再慢点,你们走得再慢点啊……让我追上你们的脚步,让我再多点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,让我再好好看看你们啊……

如果上天能听到

请让我的母亲,身体安康,长命百岁吧!